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9

[工作感悟:为什么我们有原则没立场?]

经常有人问我,去读商学院究竟是去学东西还是去交朋友? 我一贯坚持自己的认知,读商学院首先是学东西,然后才是交朋友。因为商战需要的首先是商业的专业思维和技术知识,然后才是靠着对这些东西的运用,去结交不同的朋友。毕竟寻找共同点是交友的首要条件,其次才是差异性东西的碰撞和交流。就像在清华这样顶尖的院校里,就拿我教过的一个MBA班来说吧,基本上是国企一群人、私企一群人、外企一群人的这样的群体割据状态。 为什么我们时时感叹受过很好商业教育的拥有名校背景的人竟然做出这样那样不符合商业伦理和道德规范的事情呢?其本质一是商学院缺少针对性的人文教育甚至没有这方面的教育。二是我们在进商学院学习之前已经形成了自我感觉良好、不愿意再去用归零心态学习世俗恶习了。你说商学院怎么能培养出优秀的人才呢?只会是出来一大批高学历低思维模式的“高低级”极端人才。看看那些世界一流名校商学院的课程设置和毕业生质量,就知道我们在这方面存在的缺陷。欧美商学院一般都开设思想道德及商业伦理课,毕业生的质量虽然也存在少数的个例,但基本面是值得称道的,尤其是在职业素养方面。 感慨了那么多,就让我来继续讲故事吧!

[调调-我也爱你]

[水煮三国]之当去将帅帐篷,为居所忧!

      话说,诸葛亮集团近期因业务不佳,长期财政支出颇大,公司决定下令当掉去所有将士和统帅的帐篷,让将士和统帅们晚上山洞露宿,可外面官府消息称山洞只能做生产车间使用,诸葛集团这边又下令近期要拼命做业绩,消息已传出,将士们和统帅们均忧心重重,为居所忧!   将士们都很不理解,为何要当掉帐篷,没有居住的地方,怎么来打好仗,统帅虽知财务有些情况,但是也不应该当去帐篷。在此之际很多将士都找统帅辞职了,没有辞职的也正在做着辞职的计划,统帅决定去帐篷市场看看,结果惊人,帐篷价位都很高,而且少于1万担根本不定做,将士们整体在想着过段时间真的把现住的帐篷都当掉了,怎么住的问题,诸葛集体这边还下令拼命做业绩。

『无望的旅人』

一切都是命,颠扑不破。千不该,万不该,徐志摩不该在伦敦遇到林徽因。遇到了林徽因,他也不该不顾一切地同她抵死相恋;既然陷入生死恋,他就不该介绍自己的朋友金岳霖认识林徽因;纵然认识了林徽因,金岳霖也不该因此暗恋上了她;纵是金岳霖暗恋上了她,也不该让她知道;纵是让她知道了,也不该用那样无望地厮守让她心碎。其实,心碎的何止是她?beauty and beast。这不是宿命又能是什么呢! 如果不是女主人翩若惊鸿的丽质,一山眉黛的才情和恋情本身的悲剧性的无望,这场恋情本该被忽略。此外,牵连者的杰出,往还者的优秀,痴情者的高贵,都给这种人类情感平添了一种希腊悲剧般的崇高。

[ 苏 堤 ] CITY杭州

[一个人在一个城市]

软文待续·········

[在苏缇-拍雷峰塔]CITY杭州

[摄影师-阿信]杭州植物园拍夜景